永盈会1920年女性经过近百年斗争才获得了投票权

2020-08-12 16:22:00
dcadmin
原创
68

西方媒体总是把印度说成世界“最大的国家”,期冀这个移植了西方的国家凭借“”优势在综合国力竞争中能够迅速超越中国,以此证明“国家”对所谓“威权国家”的制度优越性。这分明是西方的一种话语和价值观操作,其目的是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贴上“非”的标签,贬低甚至妖魔化中国的经济体制和发展成就。习总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鲜明指出:“我国社会主义是维护人民根本利益的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中国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是当今世界最大的国家。  当代西方话语的实质,是试图把以制、代议制、“一人一票”等为主要特征的资产阶级制度确定为唯一合法的形式,进而垄断“国家”内涵和标准的解释权、评判权,并与“”“自由”“正义”等价值理念在一起,使“”成为具有高度二元对立或定性的价值概念。一旦用之照应现实,就会形成与非、正义与非正义、自由与不自由的评价和判断。我们必须摆脱西方的话语诱导,避免落入他们的话语陷阱。  实际上,许多西方学者都承认他们的制度具有多样性和复杂性。西式制度从形式上,大致可分为议会制(君主立宪与议会共和)、总统制、半总统制,从学理上又可以分为“多元”“精英”“激进”“多头统治”“参与式”等。我们不禁要问,西方内部都不是一致的,西方人凭什么就认定他们的制度就是制度的唯一标杆?又凭什么要用他们的标准来判断世界各国与非的分野呢?西方人不顾自身的多元性,却大嘴一张就轻易地否认他国的形式,断定中国的“人民”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国家”。显然,西方人的逻辑是典型的“白马非马”式诡辩。  是社会成员之间为了达成利益分配而安排的某种协商程序,以便能够达成公共生活秩序。原则应该贯彻在经济、、文化和社会等领域,但欧美却将其严重窄化并使之局限在领域周期性投票内。在西方,人民是有了投票权,却没有广泛的参与权,人民只有在投票时被动员,投票后却被丢在一边。这样的是人民形式上有权、实际上无权的游戏。即使某一国家有这种周期性投票,西方也未必会承认其的合法性,因为他们评判别国是否的真正标准,是看选举结果是否符合欧美垄断资本霸权体系的利益。例如,反美的巴勒斯坦哈马斯组织2006年赢得巴勒斯坦选举时,美国根本不承认哈马斯的合法性。伊朗总统是全民直选的,但欧美却从未把伊朗看作“国家”。更有甚者,197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就曾经支持皮诺切特集团发动流血军事,悍然推翻了智利阿连德民选政府。  是人类文明的潮流。但走什么样的道路,没有固定模式,不能定于一尊,更不能拿西方“标准”来评判。中国全方位迅速发展,恰好证明了当代中国正走在人类文明潮流的康庄大道之上。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社会主义是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中国正在中国党的领导下,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不断发展社会主义,积极稳妥推进体制改革,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人民群众参与的热情得到有序释放。可是,为什么西方人不愿意承认中国是“国家”呢?美国学者约翰·卡珀一语道破天机:“西方学者不愿相信中国是的,许多人甚至拒绝承认中国正走向。……他们认为西方制度更优越,中国只有向西方学习才能实现真正的现代化。”实际上,任何国家都无权垄断制度的标准,更无权把自己的制度强加在别国之上。我们必须认清西方话语的虚妄性,阐明社会主义中国的性质和特点,认真对待价值的命名权,掌握价值观的话语权。  既是一种价值理想,也是一种现实的社会治理安排。制度是在一定社会历史条件下建立和发展的,具有历史性和民族性特点。数十年来,在西方主流话语体系的不断鼓噪渲染下,西式俨然成了一个世人必须仰视的“神话”,被描绘成了代表人类社会正义、进步、的终极形态。可是人们只要考察一下西方的历史与现实,就会发现其众多阴暗面,对其本质也会有更清晰、深刻的认识。  西方只是在当下历史条件下的一种暂时的历史形态。在历史上,雅典的制是建立在所谓“自由民”对大量奴隶的奴役基础上的,当时的雅典不仅妇女没有权利,奴隶只是“会说话的工具”,根本不被当作人来看。美国建国时就提出了的价值和原则,但直到1865年南北战争结束,美国黑人才获得宪法赋予的形式上的自由权利,1920年女性经过近百年斗争才获得了投票权。数十年来,美国的门阀化、家族化、贵族化日益明显,肯尼迪家族、布什家族、克林顿家族在美国政坛地位显赫,美国历史上至少有三位赢得大多数普选票却输掉大选的总统候选人。在美国大选党内初选中的超级党代表,发挥着防止像桑德斯这样更受下层人民青睐的候选人出线的功能。当代西方制度,只是资本主义制度在21世纪经济技术条件下的一种阶段性演进形态,其本质仍然是维护资产阶级及垄断资本利益的安排。  当代西式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异化为金钱和民粹主义。西方“竞争式”的选举,最近几十年已经劣质化为不同集团攫取权力的零和游戏。特朗普上台后,就致力于推翻奥巴马时期的医疗保险等方案,完全不顾许多民众的利益和感受。真正的应该让社会各种力量进行充分的协商,以便达成利益的妥协和平衡,推动各类社会问题的有效解决,而不是陷入“为反对而反对”的零和博弈。现今的西方显然是与这一目标背道而驰、渐行渐远的。  西式并不适合其他文化背景和不同社会历史发展条件的非西方国家。不同的国家都是根据自己的社会发展阶段和历史文化特点,制定国家管理和社会治理的制度安排,因此其制度是多种多样的。不能笼统地说“是个好东西”,只有符合这个国家的文化传统、社会发展阶段和人民群众发展需要的才是好东西。更不等于“一人一票”,其存续发展的前提条件是社会的基本稳定和有序发展。阿拉伯之春和的惨烈事实告诉我们,一个非西方国家在所谓的“转型”后很难拥有稳定和秩序,不仅难以享受红利,而且极易走向动荡、社会无序甚至是爆发内战,经济社会发展更是无从谈起。鞋子合适不合适,只有穿鞋的人自己清楚。千万不能按照别人的尺寸选自己的鞋子!  习总指出:“人民是社会主义的生命。没有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推进社会主义建设,实现所有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是中国党矢志不渝的奋斗目标。习总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评价一个国家制度是不是的、有效的,主要看国家领导层能否依法有序更替,全体人民能否依法管理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人民群众能否畅通表达利益要求,社会各方面能否有效参与国家生活,国家决策能否实现科学化、化,各方面人才能否通过公平竞争进入国家领导和管理体系,执政党能否依照宪法法律规定实现对国家事务的领导,权力运用能否得到有效制约和监督。”  经过60多年的努力探索与实践,中国在建设方面取得了历史性成就。通过改革和完善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废除了实际上存在的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实现了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层的制度化有序更替。修改完善宪法,不断巩固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扩大公民有序参与,推动基层群众自治,人民实现了内容广泛、层次丰富的当家作主。坚持和完善中国党领导的合作和协商制度,深入开展协商、监督、参政议政,推动社会主义协商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了独具特色的社会主义协商。努力建设了解民情、反映、集中民智的决策机制,保证了决策符合人民利益和愿望。改革干部人事制度,建立健全广纳贤才、能上能下、充满活力的用人机制。实施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形成和完善以宪法为统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推动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建立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制机制,完善惩治和预防体系,保证党政机关及其干部按照法定权限和程序行使权力。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长期奋斗历史逻辑、理论逻辑、实践逻辑的必然结果。社会主义是最有利于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形态。当然,我国社会主义仍有很大发展和提升空间,中国作为一个人口最多、国情复杂的大国,建设需要一个长期完善的过程。不是一个口号或标签,而是一种通过对国家和社会治理的探索实现人民幸福生活的手段。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指出:“发展社会主义就是要体现人志、保障人民权益、激发人民创造活力,用制度体系保证人民当家作主。”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党领导的合作和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发展社会主义协商,健全制度,丰富形式,拓宽渠道,保证人民当家作主落实到国家生活和社会生活之中,不断推进社会主义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  中国的不仅体现在领域,而且贯穿于经济、文化、社会等各个领域;中国的不仅是人民有投票权,而且是对经济、、文化、社会各领域中广泛问题的协商;中国的不仅是国家运作的层面,而且是在基层社会各方面的实践。协商是我国社会主义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政党协商、协商、政府协商、政协协商、人民团体协商、基层协商以及社会组织协商正日益向着广泛多层制度化的方向不断发展。用群众习惯的方式来解决群众身边的问题,大家的事情大家商量着办。正是有这样广泛而深厚的制度安排和实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不断彰显着真实性、有效性、优越性。  总之,我们要坚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优越性,以扎根历史、立足当代的中国实践为检验标准,阐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实现价值方面的成就和优势,回击国内外一些人和势力出于目的和意识形态偏见而对“国家”内涵的垄断与歪曲,不断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提升中国在国际话语体系中的话语权和领导力。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永盈会登录